遺址名稱 : 八堵車站
主圖照片 :

1931年《臺灣紹介最新寫真集》中的八堵車站。

縣市 : 基隆市
地址或區位 現址:基隆市暖暖區八堵路142號
plus code : 4P5H+9J
地圖 :
簡述 : 1947年3月1日,士兵與民眾於火車上發生衝突,至八堵站下車衝突持續。隔日基隆要塞司令部要求究責但無果,3月11日四十名士兵至八堵車站開槍掃射,七名員工當場死亡,並押走3月1日當時相關人士共計13名。
文化資產登陸 :
空間種類 : 車站
現址保存狀況 : 站體已於1986年改建,站體規模不大。站體東北側,有一八堵站二二八罹難員工紀念碑。
遺址類型 : 失蹤傷亡大規模屠殺逮捕
事發介紹 :

1947年3月1日,澳底砲臺臺長史國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姪子)派五名士兵到基隆領糧草。一如往常,五名士兵霸佔車廂,欺壓乘客,但平常不還手的乘客,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決定反抗,雙方乃發生衝突,從瑞芳開始打架,到八堵車站下車後,乘客繼續追打士兵,據說有一人受傷躺在月臺,站長李丹修找車送其至醫院治療,一人跳入基隆河逃走,下落不明(後知其身亡);兩人回去砲臺報告。 3月2日至10日,八堵車站很平靜,基隆要塞司令部行文至八堵車站,要站長查明3月1日之事回報,站長據實報告無法找出打人者是誰。

3月11日上午9時,史國華率領約四十名士兵到八堵車站報復,兩輛軍用卡車急駛到八堵車站後立刻開槍掃射,鄧順兼、張水連、陳境棋、謝清鳳、湯振平等七位車站員工當場死亡。接著,士兵叫車站所有人(約有二十幾位)在剪票口旁跪成一排,士兵拿著槍來回走著,對他們用槍托打、用腳踢,並架上機關槍,對準所有員工,連月臺上賣便當、零食的小孩都不放過。此時,駐守八堵中學的高砲隊司令少校王勵固趕至車站,以在火車站公然掃射,將造成交通阻滯、地方治安無法維持,自己無法向上級交代為由,提出反對意見。雙方交涉後,同意找出3月1日值班者,然後調查。因而命站長拿出值班簿,唸了蘇水木、許朝宗、黃清江、廖明華、蘇火木、謝國全等七人的名字,並帶走五位搬運貨物的工人,連同站長李丹修,總計約13名被押上軍用卡車帶走,之後便無消息(一說九人為車站職員、四人為搬運工)。王勵固聽士兵說,人都已經死了。另有一位穿著鐵路員工制服之車號司事許炎山在八堵街上被捕後,雙手被以鐵絲反綁,浮屍基隆港。

 

八堵車站事件已知受害者:

王貴良    八堵車站調車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李丹修    八堵車站站長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周春賢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害

林天助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林輝龍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張水連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害

許炎山    八堵車站車號司事    11 日遭於八堵街上遭國軍殺害

許朝宗    八堵車站副站長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陳徐源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傷

陳境棋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害

湯振平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害

黃清江    八堵車站運轉副站長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廖明華    八堵車站剪票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鄧順兼    八堵車站司事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害

謝清鳳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殺害

蘇水井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蘇水木    八堵車站副站長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蘇兩城    八堵車站職員    11 日於八堵車站遭逮捕後失蹤

 

圖1:1944年臺灣地形圖。

圖2:現在地圖。

圖3:1931年《臺灣紹介最新寫真集》中的八堵車站。

圖4:1994年7月16日,八堵站二二八罹難員工紀念碑完工剪綵典禮。

圖5:現地照片。

口述資料 :

林 木 木巳(時為警局工友): 我被那三個刑事捉去總局牢房,到那裏,看到牢房裡已經關了一百多人。一些火車站的役夫,還戴著役夫的帽子,也關在那裏。我們他們是哪裡來的。他們說是八堵火車站的役夫。在總局,也不問口供,就是用短槍的槍尾打我們。

那天,天快黑時,我們又被帶到外面陸軍部的大營那邊。那時的陸軍大營,樹木很多,房子很少,黑麻麻荒涼一大片。在大營,兵仔對我們怎麼刑求、怎麼打、怎麼撞,都不必再說,反正很慘就是。打完以後,就把我們塞到防空洞裏。 

 

周清標(時為八堵車站站務司):

當時基隆的八堵車站,是擁有全國唯一人行地下通道的大站,而我就在八堵當站務司。因經常遇到兵仔無票乘車,向他們索票時,他們就會以一副打敗日本的架勢,說國軍免用車票。我的北京語不好,很難跟他們溝通,不過幸好時有學生在旁翻譯。有一次,福隆有個海防部隊到基隆採買,當時火車班次少,車內擁擠,中國兵就從窗戶爬進車廂,還把兩邊的車門鎖上,十個人就佔了一整個車廂,在瑞芳站已起了爭執,車到了八堵還在爭論,剛巧火車會車要等,中國兵認為司機故意找麻煩,怒罵司機,還強迫司機立即開車,引起其他乘客注意與軍人吵架,有人憤而拿扁擔打向軍人。我本想前去察看,立即被站長阻止,打架中有一個軍人失蹤,原來跳入河中,潛逃回部隊通報。

三月十一日發生了「八堵事件」。那天早上,因班車停開,沒什麼工作,我一個人值班即可,就叫同一段時間值班的「勝叔」(張德勝)先回家。大約推算他已到家的時刻,突然聽到外面有吵雜腳步聲,從辦公室向外望去,見到兩輛軍用卡車停在外面,馬路上還架著一挺機關槍,朝向七堵方面,另外一挺機槍,則搬至月臺,朝向地下道。 不久,軍人即衝進車站,大喊大叫,還強行進入辦公室。那時許朝宗副站長人在最外面,然後是另一位副站長蘇水木,在裡面的才是站長李讚秋,我正在窗戶邊電報機旁,離他們最遠,軍人一進來就橫衝直撞,我急忙躲到桌底下。當時我才十八歲,膽量很小。

許朝宗副站長被打的最嚴重,兵仔用北京語叫:「臥倒!臥倒!」,他根本聽不懂,兵仔又不講台語,副站長根本不曉得他們要他做什麼,只能跟著別人順勢躺下去,以臀部較高的姿勢趴在地上,兵仔氣得用槍托打他,他一痛就回頭看,雖然口中喊:「冤枉呀!冤枉呀!救命!救命!」,但兵仔聽不懂,以為他要反抗,於是又一陣亂打。所有人都挨了一頓打後,被兵仔強行拉到廁所旁的大榕樹下,命令大家下跪。本來我躲在桌底下,還拿著一把破雨傘擋在前面,他們沒有看到,未料,兵仔第二次又來喊,說:「再不出來就打死你」。這句話把我嚇壞了,只好高舉雙手走出去。兵仔用槍著我的腰際,嚇得我兩腿發軟,硬撐著走到榕樹下,低著頭,不敢看他們,跪在最後面不發一語。微微感覺他們正用槍托打其他人的頭,大概是打亂了,竟然忘了打我。

不久後,駐守八堵車站的王勵固跑來瞭解。我認識王勵固這位會講臺語的兵仔,平常來買車票時,常常跟我聊天。王勵固問軍人,他們是那個部隊,兵仔表明,他們有一輛車是要塞司令部,另外一輛是福隆那邊過來的,共有二隊人馬。兵仔對王勵固說:「他們倒大霉了,我們要找到兇手,要找到兇手」,王勵固說:「鐵路局的員工是三班制,有輪休,必須要查清楚」就去辦公室把簽到簿拿來,軍人翻一翻簽到簿說,「把今天當班的的全叫出來。」被叫出來的,就去那邊下跪,當叫我前面的一個叫廖柄華的剪票員時,王勵固拉一拉營長,暗示他不要叫我的名字。這是王勵固後來告訴我的。如果不是他暗中阻止,連我都會被點名,點到名的全部被掠去,而我當天也是當班者之一,是逃不掉的。 他們被掠走後,已接近中午十一點,我因害怕他們再回去查,若發現我當天有當班,卻沒有跟他們走,一定會回頭再來掠我,於是就寫了二封遺書,其中一封是給父親。

在把我們叫出辦公室之前,兵仔在站內,只要看見穿黑衣的(役夫)就「碰!碰!」的猛開槍。有一個竹南人,叫張水連的役夫,我從窗戶往外偷偷看到,兵仔用槍尾刀猛刺,用力過猛,拉不出來,只好用腳踹,踹後又刺, 被刺了十三刀身亡。幾天後,我去給他捻香時,他家人把血衣洗乾淨,數了破孔,一共被刺了十八刀。那件衣服現在存放於臺北二二八紀念館。

另外一個綽號叫「山葉仔」專做記車號及檢查車輛的「役夫」,那天他雖然人在宿舍未當班,但不知何故,卻無端地被兵仔殺死。兵仔屠殺完後,才回到辦公室,要我們派人去看。我越想越怕,月台上死了不少的人,而且時間已下午四點多,天色業已昏暗,非常恐怖。  

參考資料 :

「前八堵站站長李丹修等生死不明期中支薪事宜」,〈二二八事變案〉,《交通部臺灣鐵路管理局》,檔案管理局藏,檔號:A315180000M/0036/027-2/1/1/006。

《臺灣紹介最新寫真集》,臺北:勝山寫真館,1931年。

莊國治、陳正良、周振才,《一甲子的沈・譴證言》,基隆:基隆市二二八關懷協會,2005年。

張炎憲等,《基隆雨港二二八》,臺北: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2011年。

張炎憲主編,《二二八事件辭典正冊》,臺北:國史館、二二八基金會,2011年。

中研院臺灣市百年歷史地圖,〈1944年臺灣地形圖〉,網址: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

Maptiler,網址:https://bit.ly/2DqFMtH。

國家文化資料庫,網址:http://newnrch.digital.ntu.edu.tw/nrch/。

內政部地政司地籍圖資網路便民服務系統,〈臺灣通用正射影像〉(2015),網址:http://easymap.land.moi.gov.tw/R02/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