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記錄
字級設定:   位置首頁 > 活動記錄

2016年228人權影展

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時間:2016年8月-9月
內容: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今年以小而美的「週末人權影院」概念,在盛夏的週末下午播映,主題囊括這兩年來臺灣社會關注的幾個焦點,包括:「漢娜鄂蘭」、「中國人權與臺灣」、「教育改革」、「納粹德國以及「環境人權」等,希望透過對這些議題的探索,把相關討論帶入民眾的日常生活場域。

 

《漢娜‧鄂蘭-思想的行動 Vita Activa: The Spirit of HannahArendt》,《漢娜‧鄂蘭-真理無懼 Hannah Arendt》

*

影展第一週由兩部漢娜鄂蘭的影片開幕。2013年劇情片《漢娜‧鄂蘭-真理無懼》在臺灣上映後,受到社會各界注目。作為一個政治理論家(漢娜自己比較喜歡這種稱謂),她的作品挑戰了自己出身族群—猶太人—當時的一般認知。當艾希曼‧阿道夫(Adolf Eichmann)的審判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對於艾希曼及其集團成員的妖魔化也正不斷加深。就一個可以第一手觀察審判的學者來說,不論是其受害者的身分、她流亡受害的經歷,還有相關的學術歷練,漢娜都可以被稱為是那場審判裡的一個重要的觀察/記錄者,且她除了記錄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還更進一步探討「原因」。

漢娜關注納粹戰犯審判議題並不是從艾希曼審判才開始的,早在她1951年的首部著作極權主義的起源》中,她就已經認為史達林主義、共產主義及納粹主義在反猶太主義及帝國主義方面有著共同的根源。該著作惹起極大爭議,因為雖然兩者有著完全不同的起源與性質,但被漢娜認為有相同的身份。在艾希曼審判之後,漢娜更提出知名的《平凡的邪惡/平庸的邪惡》概念,脫離種族、遺傳、社會等預設,她認為放棄道德良知、拒絕思考行為後果、盲從的依賴領袖就是「平凡的邪惡」,艾希曼並不是個怪物。這樣的說法自然招致「納粹支持者」、「姑息主義」等批評,甚至使她遭受自己族群乃至親友的反感與不諒解,這些她都堅毅的承受下來,終其一生持續挑戰自己的思想,不斷思考新的可能性,至於挑戰社會一般觀點對她來說只是很正常的作為。

 

座談在紀錄片《漢娜‧鄂蘭-思想的行動》映後進行,由王瑜君博士 (獨立評論人/台北醫學大學兼任助理教授)主講,蔡佳芳小姐 (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媒體與公共事務官)與談。

*

王瑜君博士與蔡佳芳與談人


8月的晴朗下午,原本只能容納80人的展演廳裡坐了140位對紀錄片充滿好奇的來賓,長達2小時的播映結束後,幾乎所有人都留下來參與座談。王博士除了把影片中重要人事物追申解釋,也簡要介紹了納粹相關人物的參與及後續處理。她提及赫伯特·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以及萊尼·里芬斯塔爾(BertaHelene Amalie "Leni" Riefenstahl)在戰前與戰後的故事。

關於萊尼的故事在很多坊間報章可以看到,不過關於卡拉揚與其猶太裔妻子的故事,倒是需要一些討論的空間。1942年卡拉揚與安妮塔·居特曼(Anita Gütermann)結婚,新婚10天後卡拉揚宣告退(納粹)黨,這可能與其新婚妻子的祖父是猶太人有關。巧的是,卡拉揚在亞琛和柏林兩地的合約過期,這一退黨舉動使卡拉揚又一次失業,成為政府和納粹眼中不受歡迎的人。而這次婚姻持續到戰後,促成卡拉揚的「非納粹化」,也在之後讓他登上著名指揮家的舞台。這部分與王博士的說法略有出入,因此在此稍行更正。

蔡佳芬小姐稍後從她與以色列合作的經驗分享以色列人對德國轉型正義過程的看法,她表示以色列人現在對納粹德國及目前的德國的想法有所轉變,是基於德國徹底進行對過去歷史的反省以及他們在社會、文化與教育各層面都積極進行相關宣導。她也闡述了以色列對流亡千年後建國的期盼及目前所處地位的擔憂。

來到開放提問時間,台下來賓除了提出與理解影片內容有關的問題外,對於目前歐洲轉型正義的做法及其展望,以及未來臺灣可如何借鏡處理過去歷史等方面展現極大興趣。座談整整進行2小時才結束。

 

《活摘》,《通往天安門的旅程》

*

    中國不只是臺灣身旁的超級大國,更與臺灣在歷史、政治、經濟及文化上有重要連結,關心中國的人權議題,除議題本身外,還有瞭解這個對臺灣有重大影響的國家的功能。本會連續三年與新唐人電視台合作放映中國人權紀錄片及映後座談,除了議題本身的探討外,也期望更多中國相關人權電影製作單位主動與我們接洽合作。813日的紀錄片《活摘》,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首次與臺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合作於本會播映。

*

朱婉琪律師及黃惠君醫師


     《活摘》透過採訪中國武警、醫生家屬與到中國換器官的臺灣人,勇敢地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與各種國際調查證據,揭露中共令人難以想像的邪惡罪行。在映後座談中,與談人朱婉琪律師及黃惠君醫師除了以數據探討中國器官移植數量與捐贈數量上巨大的差額,並指出中國移植器官的特點是「來源異常充足」和「移植經驗豐富」,全世界就只有這麼一個國家會這樣。而黃惠君醫師更從臨床上的實務解釋了臺灣人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數量之龐大,形成巨大商機,卻因設備及相關醫療環境不足,使得成功率遠低於想像。而在中國的器官供給來源非常有問題的情況下去進行這樣的醫療行為,除了醫學上的問題外,尚有法律,甚至是倫理上的顧慮。

    紀錄片《通往天安門的旅程》則描述了10多位外國人(皆為法輪功修煉者或支持者)自發性的前往中國北京天安門前進行抗議活動的過程。19991028日,中國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在北京舉辦國際記者招待會,這次新聞發佈會上的法輪功學員中,絕大多數後來都被判刑或勞教,其中有許多人在監獄被反覆酷刑折磨後失去了生命。與談人朱婉琪律師除了分享目前中國境內法輪功學員的處境外,也提到在國際上採取法律與政治行動的若干作法,希望能喚起臺灣民眾對中國境內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等人權問題的關注。
 

 

《孩子們的夏天-車諾比與福島 子どもたちの夏チェルノブイリと福島

《太陽的孩子 Wawa No Cidal》

*

這兩部影片是作為環境議題而選入這次人權影展的。關於福島核災,201691日的日本新聞報導,日本政府訂出關於深埋在原福島發電廠下已熔解的那些燃料棒的處理原則,竟然是之後300400年間繼續由日本電力公司管理,之後的10萬年間由日本政府繼續管理,並且採行限制挖取等措施以保護該地的污染不致於再次流出。光是看到這樣的時間單位,我們就不禁想到,究竟為什麼人類會做出這樣的犧牲來換取眼前的經濟發展?如果我們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還會如此草率決定採取這樣的作法嗎?

當我們為了孩子的未來努力賺錢發展的同時,卻又用現在的發展去影響更久之後的孩子們的未來,這是長遠的考量還是短視的作法?車諾比事件已過超過1/4個世紀,當電廠上覆蓋的遮蔽物因年久而必須要募款更新的同時,我們知道自核災發生以來,30年間外洩到大氣的核漿(輻射塵)約有5%,這已足夠污染整塊歐陸的大半部。現在為了藏裡面剩餘的95% 放射污染能,有關單位決議採用一種新的不鏽鋼石棺,在2017年底覆蓋上,預計能撐100年。這個新的覆蓋物估計要花10億歐元,且必須重新更新將近200……這也讓人質疑這座電廠帶來的好處真的高過日後付出的代價嗎?
    以花蓮港口部落「海稻米」為背景,訴說土地永續價值與商品化的糾葛情結,劇情片《太陽的孩子》觸及非常複雜且多層面的議題。與談人黃靖庭研究員(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從西部到花東上大學,在觀光系的修業過程中,始終有個疑問在她的心中:「我們都一直說開發,可是觀光除了不斷的開發之外,是不是有人與環境雙贏的可能?」她畢業後選擇留在花東,親身參與環境運動並嘗試尋找心中疑惑的解答。除了開發與觀光議題外,她也提到文化政策議題。如目前東部各縣市政府都在進行原住民文化的旅遊,不過這些旅遊的補助跟建設,卻不是根基於以原住民生活為主體的思考之下,反而產生由漢人主導,且錢留不下來,無法對原住民社群有幫助,更影響了該社群的日常運作等缺點。
    原住民議題確實是多面向且深刻的,尤其在開發與永續之間的選擇更是艱難。黃研究員除了希望能帶動更多以在地為主體的文化觀光政策外,更希望能引入更多讓環境永續經營的想法。

*

 黃靖庭研究員

 

《謊言迷宮 Labyrinth Of Lies》,及之後的展望

影展的最後一天播映《謊言迷宮》。影片闡述德國人從逃避面對過去罪行一直到開始思考,並且用行動去追尋真相的歷程,座談中,與談人除了補充影片中較少提及的細節以讓觀眾能更完整的瞭解外,也提到相關國家對過去歷史主要是對納粹德國罪行的處理過程以及他們之間的差異,同時也旁及一些過程中「被遺忘」的犯罪者與被追究到底的犯罪者。

二二八人權影展從開始至今已有5年的歷史,播映的影片超過200部,進行了近80場座談,除了嘗試帶入人權相關主題外,更重要的是讓參與的觀眾對個別議題有一定的瞭解,並從中獲得新的觀點;作為一個平台,期待下個年度邀請更多單位共同參與,帶入更豐富的討論主題

 

 

回上頁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