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記錄
字級設定:   位置首頁 > 活動記錄

【見證228】臺南區二二八受難者影像展的策展構思與實踐

地點:吳園藝文中心 B1展覽室
時間:2016年2月20日-3月27日
內容:

 /李旭彬

 

此次海馬迴光畫館有幸承辦【見證228】臺南區二二八受難者影像展,並感謝廖館長的信任與容忍,讓我們在這次的策展過程有驚無險的度過。海馬迴作為一個當代視覺藝術策展機構,在面對這樣一個沈重的歷史議題上,要如何表現應有的歷史意涵並促成歷史的流動?如何將屬於台灣人民自身相關的歷史體感,能不斷的往下傳遞與流動?這幾個巨大的問題在策展初期,成為討論過程中最常被丟出來的問題。

 *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廖繼斌館長致詞

 

跳脫資訊式線性思考模式

長期以來,歷史資訊的傳播以及展演方式,仍處於相對保守的博物館學式的「展出」。容易以資訊先行的線性編排,或是編年式的邏輯進行展覽動線的編排。這樣的方式,使得資訊的完整性能全面兼顧,也比較不容易造成資訊的片段化或造成閱聽者的誤讀與誤解。但是相對的,卻也容易造成資訊量過大以及閱聽者在展出現場的身體經驗過於理性,無法經由理性地論敘進入歷史場景,也相對地縮短了閱聽大眾觀展的停留時間以及進一步理解的意願。有鑑於此,我們在策展規劃初期就對展出的整體概念做了些想像與翻轉,我們要把這次的展出當成一個「展覽」來做,而不只是「展出」!

 *

前排左起228受難家屬王克紹醫師、民主先進黃昭凱、臺南文化局葉澤山局長、228受難者家屬沈澄淵,二排中攝影師潘小俠(戴帽者)與政治受難作家楊碧川(其右)參與展覽開幕活動


策展規劃的首要問題,就是對象為何?經過討論確定之後,就開始針對對象的閱聽習慣進行展場的規劃與佈置。面對這樣一個巨大的歷史議題,我們希望歷史能進行傳遞與流動,便將主要的觀展對象設定為九〇年後出生的年輕世代。尤其又正面臨在一個轉型正義如何被落實的當口,如何挑起年輕人進入歷史脈絡情境的意願與興趣,便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網絡世代的崛起,現在年輕一代訊息傳遞的方式趨向影像化以及去脈絡化,從社群媒體傳播的速度以及廣度上便可窺見端倪。但是相對的這樣快速而輕薄短小的訊息模式,很難完整的在短時間內傳達完整的歷史脈絡與訊息。在這樣兩難的情境下,展場空間也是另一個巨大的挑戰。臺南吳園公會堂的B1展廳空間,被許多拱形門柱切割成廊狀的細碎空間,也限制了影像在整體表現的侷限性。這樣的場地限制使得我們的主要展品,潘小俠老師的肖像攝影作品,在展出的表現上受到了更多的限制。潘小俠老師的肖像攝影,雖說是肖像但卻具有強大的歷史關聯,攝影的傳統展出方式,並不完全適合這樣的影像特質。到最後呈現出來的形式,都是歷經多次的討論與推翻再討論的結果。在此也特別感謝基金會願意讓我們不斷的修改展出形式,也很幸運的最後能夠達成當初所設定的目標。


*  *

*

展場細膩呈現受難主題(受難者/家屬),吸引觀眾近身細細閱讀受難者幽微的生命故事

 

細膩呈現每一受難主體

我們在面對歷史與如何展示演繹歷史的時候,很容易陷入一個迷思,就是必須如實完整的呈現。就如同我們的教育,什麼都要但卻什麼都沒能真正的被接受。這樣的迷思,在早期資訊流通比較不容易的狀況下,或許有其必要,但是現在用Google就能寫論文的時代中,我們不缺資訊的量,缺的是如何爬梳資訊,讓接收端可以快速地進入並且引發興趣,進而主動的去接近更多更完整的資訊。這樣的思維也展現在展場的佈置當中,我們不再試圖將史實完整的在一個短短的展覽當中完整的呈現。相對的,我們將歷史切割成片段,再將片段營造成歷史的氛圍,以挑起觀展者的體驗與閱讀興趣為主,不再過度強調歷史的脈絡與完整性,但其脈絡與完整性並非不重要,而是先激起接收端的主動性,再提供線索讓其進入。

 

這樣的概念實踐在布展上,首先將展品化整為零,爬梳歷史資料並將每位受害者的生平與其家屬的思念具現化。除了基金會所提供的文獻資料外,並從各圖書館的微縮檔案中尋找當初報紙的報導與蛛絲馬跡,並陳在展覽現場。最終在展場上呈現的狀態,是以每位受害者及家屬為一個單位,以潘小俠老師的肖像作品、舊傢俱、家書、文件、報導以及部分經過剪輯過後較為完整的訪談錄音。在展場最後方的角落設置閱讀區,提供觀展完民眾更進一步的完整資訊。這樣的方式有助於拉近觀展者與影像中的文物之間的身體距離,不再只是歷史讀本中一張附圖與片段的描述文字。老傢俱將時間回溯到當時的情境,隨意散置的家書、文件,像是仍舊有人臨在的溫度,置於一旁的椅凳或是沙發,邀請觀眾坐下來閱讀、聆聽。像是一個時空封包,將事件受害者以及親屬的故事收在展場的一個空間,邀請觀眾進入、親臨,以自己的身體去感受每個歷史背後真正的血肉。

 *  *

「民眾劇場工作坊」希望透過當下的身體參與感引動民眾與歷史片段的連結


讓歷史與觀者的情感與身體經驗交流

歷史的書寫方式以及正確性跟完整性,有其不得不然的必要。但是歷史的傳遞,卻不一定需要經過那麼刻板的鉛字。學者有學者的方式,政府有政府的角度,然而民間也有民間的曲調。臺灣文化中傳唱歷史的方式,就是唸歌。以七字一句,四句一葩的歌仔冊形式創作傳唱。為了讓整個展覽具有動態,我們也邀請了周定邦老師為我們舉辦工作坊,傳唱他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創作,以更寬闊的角度來面對歷史。為了再深化觀眾的親身體驗,另外我們邀請了「木有枝劇場工作室」的曾靖雯老師,為我們舉辦了民眾劇場工作坊。民眾劇場,強調的是由未經專業劇場訓練的民眾,透過共同創作呈現並在演出中或演後討論的方式參與劇場活動,一同以藝術探討社會或政治的問題與困境。我們試著提供更多不同的面向,讓歷史嵌入觀展者的情感與親身經驗,期待能轉化為更強大的主動性,而非僅只在一個展覽當中走馬看花,最後也許只剩下霧裡看花。

 *

「唸歌工作坊」藉由臺灣文化傳唱歷史的方式,讓整個展覽更具動態

 

目前經過數週的觀察下來,自主觀展群眾年齡層偏向年輕化,觀展時間也大幅拉長,平均都在十五分鐘以上,也有很多待了一兩個小時的觀眾。閱讀區也總是有觀眾坐下來細細地翻閱。整個過程中最令人觸動的情景,是許多年輕的父母帶著小朋友來觀展。特別有一對父母,拉著還沒上小學的小女兒,輕輕的說:「這是阿公阿嬤的故事,有了他們的努力與犧牲,你今天才可以穿的漂漂亮亮的出來玩。」在那一個當下,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歷史的傳遞與流動,這也是我們策劃這個展覽最大的意義與收穫。

回上頁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