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記錄
字級設定:   位置首頁 > 活動記錄

臺韓人權歷史交流 濟州4•3,從黑暗到天光-濟州4•3影像臺灣展

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時間:2016年9月24日-10月23日
內容:

何謂「濟州4·3」

濟州島位於韓國西南方,它是「世界7大自然景觀」之一,同時也擁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拒文岳」與「城山日出峰」等世界自然遺產,一直以來都是遊客慕名前往的觀光聖地。

濟州島的春天,粉紅櫻花與鮮黃油菜花到處綻放,目不暇給的美麗風景讓人流連忘返,然而,可能很少人知道在這座美麗的島嶼上,曾經發生過一場慘絕人寰的屠殺行動。

 

*  

展場入口意象

這場屠殺悲劇史稱「濟州4·3」,從1947年3月1日的「3·1開槍事件」起,後於1948年4月3日爆發武裝抗爭,截止於1954年9月21日「禁足令」解除為止,歷時7年7個月,因執政當局與武裝隊的意識型態衝突,造成眾多無辜人民遇害。這場衝突約有2萬5,000人至3萬人死亡,死亡人數佔了當時濟州島人口的10%。更令人髮指的是遭受暴力鎮壓的對象不分男女老幼,10歲以下兒童和60歲以上的老人佔全部犧牲者中的11.9%,女性則佔了21.3%。

這一蹂躪人權的事件,在韓國獨裁政權統治期間成了言論禁忌,家屬心中的冤屈無奈只能被迫埋藏於晦暗歲月中。直到1987年韓國民主化後,要求調查「濟州4·3」真相的聲音才被聽見。

 

 *

主導4·3真相調查運動的濟州大學學生們與警察對峙,投擲汽油彈 (1989)

 

2000年金大中總統批准制定「濟州4·3特別法」,依據特別法,韓國政府組織隸屬國務總理的委員會,進行國家層級的真相調查工作,並公布了《濟州4·3事件真相調查報告書》。2003年,盧武鉉總統根據報告書的調查結果,正式代表國家向受難者及家屬致歉。

2014年韓國政府再將「4·3犧牲者追念日」制定為國家紀念日,每年4月3日原本由濟州人自主舉辦的慰靈祭,正式成為韓國政府主導的國家紀念日。然而韓國政府對於「濟州4·3」的「受難者」與「家屬遺族」僅進行身分認定,迄今仍未有正式補、賠償。

 

與韓方合作出書、舉辦展覽

本會早於2009年就策劃,並由允晨文化公司出版了介紹濟州4·3的小說《順伊三寸》(中文版書名:《都寧山脊的烏鴉》);2013年,也就是濟州4·3事件65週年之際,再與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合作出版由許榮善女士所撰寫的《濟州4·3》中文版,希望藉此等書籍讓更多華人認識濟州4·3。

 *

介紹濟州4·3的小說《順伊三寸》(中文版書名:《都寧山脊的烏鴉》)

 

本會與韓國濟州4·3平和財團共同合作,於今(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至10月23日(星期日),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濟州4·3,從黑暗到天光-濟州4·3影像臺灣展」,這是本會第一次與濟州4·3平和財團在臺灣舉辦濟州4·3的相關展覽。

此展覽以濟州4·3歷史背景、「美軍政」進駐、導火線「3·1開槍事件」、鎮壓屠殺過程、4·3受害情形、平反過程與4·3和平公園設立等主題進行展示,希望臺灣民眾能藉此展覽深入且進一步地瞭解韓國濟州4·3。

*  

濟州4·3平和財團李文教理事長等貴賓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前留影

 

展覽開幕儀式正式展開

9月24日下午2時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此次展覽的開幕儀式,濟州4·3平和財團包含李文教理事長、高漸裕理事、姜重勳理事、金東柱理事、姜彰保秘書長與吳承國紀念事業組組長等,共計12位濟州代表前來參與;本會陳信鈕董事、徐光董事與林黎彩董事亦蒞臨現場共襄盛舉。

*  

臺、韓貴賓於開幕儀式上合影留念

 

開幕儀式中,來自韓國濟州島的歌手崔相敦為來賓演唱了〈小山茶花之歌〉、〈無法入眠的南島獻給你的進行曲〉等3首韓國歌曲。

〈小山茶花之歌〉是在「濟州4·3真相調查運動」中,由「濟州民藝總」所創作的〈大敘事劇〉主題曲,它描繪了南北韓分裂當時的濟州4·3時代背景,這首歌有鼓勵大家克服困境朝和平前進之意。

另外,在濟州4·3仍為談論禁忌的1988年,歌手安治煥發表了〈無法入眠的南島〉這首歌,當時充滿禁忌的社會氛圍,迫使他只能用「張永俊」的假名發表。

〈獻給你的進行曲〉則是傳唱於韓國各種社會運動場合的代表歌曲,也是1980年5·18民主化運動最具代表性的歌曲。這三首歌的共同點是它們皆是隨著歷史洪流自然而然被創作出來的。

 *

歌手崔相敦於開幕儀式獻唱濟州4·3代表歌曲

 

歌手崔相敦是濟州島人,常以濟州地區的爭議性話題來進行歌曲創作,他也是一位詞曲創作家兼音樂總監。他親自走訪濟州4·3的事件現場觀察,感受現場氛圍,並以此發表多首與濟州4·3相關的歌曲,讓歌曲不僅可用來撫慰心靈,更讓人能進一步認識歷史。

 

歷史可寬恕但不可忘卻

稍後,濟州4·3平和財團李文教理事長於致詞時表示,真誠感謝臺灣各界人士對「濟州4·3影像臺灣展」的友好關注,相信透過此次展覽,二二八基金會和濟州4·3平和財團的關係會更為親近。在濟州4·3悲劇發生的1948年,聯合國制定了「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這一公約明確指出,種族滅絕(Genocide)有悖於聯合國精神和目的,是國際法上的犯罪行為,在文明世界中應該受到審判。但是國際法要求的文明社會基本原則在濟州島卻被抹煞,國家權力公然違反法律,製造了大量殺傷平民的悲劇。現在,於全國性的真相調查運動和政府的自覺行動下,解決了許多4·3面臨的課題,能獲得如此進展的主因得益於受難者遺族寬恕了加害者。李文教理事長主張4·3課題的解決應該在真相、責任的原則下實行和解,並應該銘記「可寬恕但不可忘卻」這句處理過去歷史的至理名言。

*  

濟州4·3李文教理事長等韓國貴賓參觀影像展覽

 

廖繼斌前館長致詞時則提到,透過這次與韓方共同主辦展覽的經驗,充分感受到韓國人對工作全力以赴的態度,不論是挑選照片、處理授權以及展示內容規畫等,都可看出他們積極的負責態度。尤其開幕式當天,每位與會來賓手中都已拿到一本由韓方負責印刷製作,並從韓國空運來臺的展覽圖冊,由此可見濟州4·3平和財團的效率。廖館長還特別提到李文教理事長於大學時期曾參與「濟州4·3事件真相調查同志會」,主導「良民大屠殺真相調查運動」,為濟州4·3的平反而努力;但他卻不幸於1961年5月17日遭到逮捕,坐了6個月的牢,然而數十年之後,他當上了濟州4·3平和財團的理事長,真可謂「老天有眼」,讓他有機會為濟州4·3的平反繼續奮鬥。 

策展人蔡文祥致詞時特別感謝廖前館長與李文教理事長的信任,讓他可以充分發揮。他也表示自己在準備展覽時,讀了有關濟州4·3的書籍,越讀越覺得心情沈重,後來他決定親自跑一趟濟州島實地考察,在濟州4·3導覽人員詳細的解說之下更加認識了濟州4·3,於是在回臺灣後,他把原先的展覽構想進行了大幅的更改,希望在展場呈現出村莊重建的概念及意象。他說「家,是人們永遠的避風港,逝去的親人雖不能復生,但被破壞的家園可以重建,過往的錯誤也必須反省及探究。」策展人蔡文祥表示當觀眾進入展場觀看每一張照片時,就如同進到重建的家園中,閱讀每戶人家背後的受難故事。他期盼藉此讓參觀者能對濟州4·3感同身受。

 *

展場呈現出村莊重建的概念及意象

 

駐臺北韓國代表部李祥烈副代表致詞時則引用了李文教理事長「可寬恕但不可忘卻」這句話,他說正因為記取了過去的教訓,才得以讓臺灣與韓國在經歷民主化改革後,獲致今日重視和平與人權的果實。李副代表充分理解犧牲者家屬心中的苦痛難以抹滅,他同時也代表駐臺北韓國代表部向濟州4·3遺族表達慰問之意。

 

座談會分析兩國歷史事件

李文教理事長與政治大學朱立熙老師在稍後的座談會上,共同向與會貴賓介紹濟州4·3,並分析濟州4·3與228事件的異同。

*  

李文教理事長與朱立熙老師於座談會上,共同分析濟州4·3與228事件的異同

 

座談會一開始,先播放約14分鐘,名為「和平與人權」的影片,讓參與座談民眾對濟州4·3的背景、平反過程及濟州4·3平和財團目前的工作有初步的認識與瞭解。

李文教理事長接著說明,濟州4·3真相調查報告書估計的犧牲者人數約2萬5,000人到3萬人,透過5次的申報手續,已確認受難者人數為14,231人,目前對於真相調查作業仍持續地進行中。目前韓國政府並未對這些受難者進行賠償,因為若要進行賠償,得先有法律依據,但制定法律並不容易,需有高度的政治力影響,也就是政府得要有執行的意志。此外濟州4·3因是發生於美軍政時期,美國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及責任歸屬仍未釐清,但這部分因牽扯到韓國與美國間的外交關係,解決不易,未來將會是濟州4·3要積極處理的課題。

李文教理事長並提到,目前已經做了許多有關受難者或其家屬的口述檔案資料,但這些資料尚未公開,原因是因為屠殺本質太過於殘酷,公開的話恐會引起另一波爭端,所以濟州4·3平和財團決定放眼未來,把這些資料留給以後的學者來進行研究。

 

*  

1948年陳雅英老奶奶被討伐隊的子彈擊中而失去下巴,終生以布條包裹著臉部生活

 

事件當時討伐隊的主要勢力是警察,這些警察或其家屬已經與4·3犧牲者遺族進行和解,並一起為濟州4·3的教育傳承努力,他們也為這些為守護國家而犧牲的護國英靈與4·3英靈共同辦理慰靈祭。像濟州4·3這樣的和解運動,在國際上獲得相當高的評價,濟州4·3未來亦將秉持堅定的意志為更遠大的目標前進。

朱立熙老師則對濟州4·3與臺灣228事件進行比較,他提到兩事件都發生於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脫離日本統治後,在新統治集團的無能與貪腐、物價與民生物資暴漲之下,人民對新政府的失望與不滿逐漸積累,最終導致事件爆發,且兩事件因發生年代久遠,當時都未留下太多的影像資料。

228事件爆發後,臺灣成立「228事件處理委員會」,行政長官陳儀一開始同意處理委員會所提出的訴求,等軍隊抵臺後又全盤否認委員會要求,之後國府軍展開「清鄉」,造成眾多人命傷亡,後臺灣實施長達38年的戒嚴,進入白色恐怖,228事件成為禁忌;濟州4·3則在導火線「3·1開槍事件」爆發後民心惡化,但是美軍政和警察卻把心力放在逮捕示威領導人士,而非解決問題上。之後濟州島爆發集體大罷工,事態逐漸擴大,這讓「美軍政」將濟州島視為「赤匪之島」,並在事件爆發後大舉鎮壓,後更成為長達40年的言論禁忌。

然而臺灣228事件不像濟州4·3一樣,有美軍的直接介入,另外228事件牽涉到文明與文化的衝突(中國文化與日本文化),濟州4·3則是左右意識型態的對峙。當時臺灣人民希望改革腐敗政府,爭取自治、自由與民主,濟州民眾則不希望祖國分裂,並反對成立單一政府的「單獨選舉」,這亦是兩事件在本質上的相異之處。

 

透過動態影像瞭解歷史

濟州4·3平和財團除了提供照片供展覽展示外,也特別提供3部影片在展場中播映,第1部片以動畫來描繪濟州4·3的導火線(也就是「3·1開槍事件」),清楚描述事發經過。1947年濟州人民為紀念「3·1節」(即「韓國獨立運動紀念日」)的到來,在濟州市觀德亭前廣場舉行紀念儀式。在紀念活動當中警察所騎乘的馬匹踢傷了一名兒童,但警察卻絲毫不以為意,揚長而去,此舉引起群眾的憤慨,他們擲石以表不滿。而附近的武裝警察則開槍對應,瞬間造成6位民眾死亡,包含年僅15歲的學生與抱著嬰孩的婦女。

*  

展場以動畫影像來描繪濟州4·3的導火線,清楚描述事發經過

 

第2部片名為〈濟州島的五月天〉。這部影片其實是由美軍於事件當時所製作的紀錄片。1948年5月1日發生了「吾羅里放火事件」,這一事件成了毀棄4月28日和平協商的決定性事件。主導放火的是右翼青年,但美軍政和警察卻捏造為「暴徒之蠻行」。美軍將這一被焚燒的村莊錄製下來製成影像,命名為「濟州島的五月天(May Day on Cheju-Do)」。

第3部則是〈火燒之島〉。韓國政府自1948年10月底到1949年3月約5個月期間,集中進行了「焦土化作戰」(即以火焚燒半山腰地區),這造成極為慘烈的集體傷亡。根據韓國政府2003年出版的《濟州四三事件真相調查報告書》,推算當時死亡的人數大約2萬5,000人到3萬人。據悉,在尚未實施「焦土化作戰」前的1948年9月底,死亡人數尚不到1,000人。

 

國際交流不斷強化

本會自2007年與濟州4·3研究所及5·18紀念財團簽署合作備忘錄後,2012年再於韓國與濟州4·3平和財團、5·18紀念財團、釜山民主抗爭紀念事業會、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老斤里國際平和財團、廣島平和紀念館與沖繩縣平和祈念資料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等韓國、日本與臺灣人權團體簽署「東亞民主人權和平網絡」合作備忘錄,期透過與各國相關人權團體的交流,分享各國歷史事件與推廣人權教育的經驗,藉由歷史事件的介紹與展示,凸顯今日得來不易的和平與人權,並期盼引導民眾為守護永久的普世價值而努力。

*

臺韓貴賓於座談會後合影留念

回上頁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