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圖書館:二二八記者劫與其後:口述歷史與文獻史料之運用

 發佈日期:2019-10-02
活動時間:2019年10月20日(日)下午2:00~4:00
活動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二樓中央區/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54號
主講人:呂東熹/公視新聞部資深製作人兼臺語台台長
主辦單位: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從風起雲湧投入媒體 到噤聲失語的新聞界」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接收台灣的國民政府,一度解除日本殖民時期的報禁,台灣人當時仍承襲日本殖民時期文化啟蒙運動的精神,紛紛重操文人辦報的特質,使得戰後初期報紙如雨後春筍地蓬勃發展,時任《台灣新生報》記者的文學作家吳濁流在《台灣連翹》書中敘述當時經驗:「二二八事件發生以前的報紙確實是自由的,言論方面絕不比文明國家差。當時的新聞記者個個以社會的木鐸自許,也以此為傲」。

可以這麼說,日治時期台灣報業長期受到嚴密控制,戰後初期,知識份子咸認為被解放,而且基於對祖國的熱烈期待與政府廢止新聞許可檢閱制度,言論自由得到保障,充份表現在民間報紙、雜誌的蓬勃發展,展現前所未有的盛況。

對當局提出異議與批判,是台灣抗日運動過程中所建立的傳統,戰後台灣人發行的刊物,也都延續了這種批判精神,但這樣蓬勃的言論市場與智識份子批判精神的發展良機,卻在二二八事件衝突中消失;因為戰後媒體言論具有相當程度的自由度,且對政府及社會現狀作了忠實的批判,因此幾乎各種調查報告或研究者都認為,媒體在二二八事件中扮演極為重要角色。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期間,經由當時主要媒體報紙及廣播的傳播,使得抗爭的風潮由北而南形成燎原之勢,全臺為之震動,事後媒體界人士自然成為執政當局嚴加整肅的對象。

二二八新聞界受難者,不少是日治時期極少數接受完整教育的菁英份子,每個人都有堅持正義的耿直個性,《二二八記者劫》一書中,透過他們學經歷的客觀資料或日記,以及家屬、親友的證言,呈現他們在新聞界傑出的表現以及人格特質。同時讓讀者理解二二八事件當時發生背景成因,以及這些新聞菁英受難經過,也盼望藉此撫慰受難者家屬長久的創傷的心靈。

10月20日(日)的真人圖書館,我們請來《二二八記者劫》的主筆者呂東熹先生為我們分享他在撰寫這本作品的過程中,是如何把證言與史料文獻交織成一個個鮮活的故事。呂先生也會跟我們討論幾位二二八事件中的受難媒體人。作為一位資深的媒體工作者,由他的視角來觀察這些媒體人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跟他們的遭遇,可以讓聽眾更了解當年執政者是如何蠻橫的壓制台灣人的心靈。請不要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